第367章 放血獻祭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修身 書名:江湖我獨尊
    “月坨島?”

    歐陽野早就記住了目前乾國所掌握的天下山川地理圖,聽司馬明月提到月坨島,立馬便想到臨渝海邊就有個月坨島。

    隨即歐陽野便用和緩的語氣道:“你起身,不要急,將事情講清楚。”

    “是。”

    司馬明月也冷靜下來,當即起身,將她與王靈薇等人先發現白蓮教在大肆搜集童女、處子組建圣軍,隨后喬裝成民女被抓走,被帶上月坨島等事,都一一說了遍。

    歐陽野、楊二青聽完,都不由深深驟起眉頭。

    白蓮教乃至紅蓮教、青蓮教在民間招募、搜集童女、處子組建什么圣軍,前面雖然做得較為隱秘,可后面卻毫不掩飾,鬧得民怨沸騰,雨部自然早就探查到了,并向歐陽野稟告過。

    只是,雨部其他探子用了許多方法,都沒能弄明白這三大邪教搜集如此多的童女、處子究竟是做什么。

    至于“培養圣軍”一說,姜曉都知道不可信,歐陽野等人自然更不會信。

    又因為這些童女、處子最后都是被送出海,而且都有高手隨行,雨部探子不好跟蹤,再加上這事表面上看起來似乎并無法對乾國構成威脅,雨部也就沒追查得太緊。

    現在聽了司馬明月所描述的白蓮教在月坨島上的作為,歐陽野才意識到此事極不尋常。

    楊二青聽完司馬明月的話,則是呆了呆,才不敢置信地道:“你是說白蓮教用那些童女、處子放血,似乎想填滿在月坨島上修建的坑溝?!”

    “應該就是如此。”司馬明月點頭。

    得到肯定回答,楊二青立馬道:“大王,不論白蓮教想用這些童女、處子之血做什么,我們都必須盡快去搭救。十萬人命啊,還有許多孩子,梁玄等人怎可如此喪盡天良?!”

    歐陽野點頭道:“既然知道了此事,自然要盡快阻止。這樣,我馬上前往月坨島。

    你留下來負責聯絡分往其他各路軍中的三昧境、先天境高手,令他們盡快來援月坨島,然后再率領這支隊伍改向月坨島進軍。”

    說完,歐陽野起身,見司馬明月看過來,眼中帶著躍躍欲試之色,顯然是想一起去,便道:“你跟不上我的速度,便留在營中歇息半日,然后隨軍隊一起去。”

    司馬明月不敢違抗歐陽野的話,也知道歐陽野說的是事實,只好抱拳應道:“是。”

    然后,就在楊二青、司馬明月等人的目光中,歐陽野一步跨出,人便仿佛縮地成寸般出現在大帳門外,然后一躍而起,便如大鳥般騰空向東飛躍而去。

    ···

    月坨島。

    “啪!啪!啪!”

    鞭聲炸響,一名頭裹白蓮頭巾的壯漢用皮鞭抽在一名女子身上,抽出一道道血痕。

    那名女子原本昏迷過去,卻又生生疼醒過來,慘叫不已。

    那壯漢收了鞭子,看也不看那奄奄一息的女子,而是掃向周圍被綁在柱子上或者鐵鏈上的女子、童女,神情兇狠地喝道:“看到沒有?這就是不配合我們放血的下場!”

    說完,壯漢猛然揮刀,那名女子便被割破了喉嚨,然后被另一名白蓮教眾拖到血池邊,如一只被殺的雞般放著血。

    壯漢這才接著喝道:“不僅會被鞭打,更可能直接處死!”

    一時間,這片區域的女子、女童都噤若寒蟬,一個個害怕得瑟瑟發抖,更有些身體弱的,因為被放了好幾天的血,直接暈了過去。

    放眼望去,這周圍是一個個直徑近十丈的血池,又都被一條條血溝所連接。

    也不知道白蓮教在血池、血溝中加入了什么東西,或者使用了什么特殊手段,這些血液竟然絲毫沒有凝結的跡象,而是如活水一般緩緩流動著。

    王靈薇手腳都被鐵鏈鎖住,鏈在石柱旁邊。

    她已經被放了五日的血,饒是她作為圓融境武者身體比尋常少女強很多,此時也變得面色蒼白,體型消瘦,仿佛將死之人。

    就這,還是白蓮教教眾每日拿藥湯來逼她們喝下的緣故——是的,五日時間自由濃稠補血藥湯,沒有飯食。

    王靈薇隱隱有種感覺,這藥湯中其實不僅蘊含有補氣血的藥物,更蘊含有能激發她們體內血氣的虎狼之藥,目的就在于在短時間內榨干她們體內的血液!

    雖然知道白蓮教目的是獲取她們的鮮血,但王靈薇卻沒有反抗,一則她知道反抗無用,甚至可能如方才那個女子般直接被殺掉放血;二則,她渴望活下去。

    別人或許以為已經到了末日,沒有人回來救她們。

    但王靈薇心里不這么想——她覺得司馬明月肯定已經逃出去了,乾王說不定就在來救她們的路上。

    這也是支撐她堅持下去的唯一信念。

    “姐···姐,我冷···好冷。”

    旁邊臉色更白,甚至已經發青,人更是已經瘦得不成人形的彤兒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王靈薇聽了,很想挪過去,將彤兒抱住,讓她暖和點兒,可卻因為被鐵鏈鏈住,根本走不過去。

    她曾試過讓白蓮教眾將她鏈得離彤兒近點,結果卻只換來一頓無情的鞭打。

    至于說白蓮教為何非要將她們用繩子或者鐵鏈困在血池邊,王靈薇也有過猜測。

    或許是為了放血方便——她們一天至少要被放三次血,多的時候甚至被放七次血。

    或許是有其他需要——畢竟白蓮教弄這么血池、血溝就很奇詭了,其他行為在奇詭一些也不算什么。

    無法靠近彤兒,王靈薇只能大聲道:“彤兒!堅持住!千萬不要睡,知道嗎?”

    “姐姐···我冷···”彤兒卻還是在重復這這句話,顯然意識已經迷糊了。

    王靈薇還想在大聲點,喊醒彤兒,一個白蓮教眾走來冷聲道:“居然還能有力氣喊這么大聲,不愧是武者,來,將她帶到血池邊再放一次血。”

    這么多天,如果島上的白蓮教眾還沒人發現王靈薇是武者,那就太笨了。

    不過,王靈薇編了個家傳武功的普通武者身世,倒也沒讓白蓮教眾多過問。

    或許在他們看來,不管什么人,既然到了這月坨島,又被他們控制住,那就翻不了天。

    旁邊另一名白蓮教眾聽了,立馬來帶王靈薇去放血。

    與此同時,在海邊白蓮教眾們居住的營地中,梁玄卻是緊皺著眉頭,一下子站了起來,道:“什么?乾軍已經到臨渝了?!”

    負責傳信的探子跪在地上,深深埋著頭,不敢說話。

    旁邊左為奇道:“咱們教中高手基本都調到了月坨島來,拖不住乾軍也不能怪他們。”

    梁玄明顯很焦躁地左右來回走了趟,然后便站定了道:“不能再拖了,乾軍既然攻到臨渝,很有可能幾天內就注意到月坨島,我們必須盡快完成獻祭,請老母降世!”

    第二更。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江湖我獨尊》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江湖我獨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竞猜篮球比分直播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