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兩心相思

類別:女生小說 作者:貓燈燈 書名:卿如春風來
    皇后有備而來,這句一道北去,其中的意思,可不只有讓玉沁作為一個丫頭侍候那么簡單。

    沈清婉面上這一僵,沒有讓皇后錯過。

    這一刻皇后心中的痛快,幾乎是不言而喻。

    “本宮知道你是個好的,”皇后還在添油加醋,“更何況,若是有人能在遠方替你照顧好太子,你在京中也可安心養胎,不是嗎?”

    這話說的,就差沒直說本宮故意往你丈夫身邊塞了個如花似玉的丫頭,就盼著你如今胎還未穩,最好能早些氣出個好歹來。

    原本就已經分隔兩地了,哪有孕婦能在知道自己丈夫身邊有旁人的情況下,好好養胎的?

    沈清婉穩了穩情緒,笑道“多謝母后費心了,這等事兒原該兒臣安排的,得虧有母后記著。只是,委屈了玉沁姑娘了。”

    皇后一愣,這委屈從何說起?

    只是皇后不好問,只得言語上客氣著“本宮的人便是你們的人,沒有委屈不委屈的。”

    不過皇后沒想到,也正是這句話,竟是讓沈清婉方才還七上八下的心,頓時松快了。

    是啊,玉沁可是皇后的人,就算祁佑是個急色之人,那對手送來的,再貌美如花,也近不了他的身。

    更何況祁佑原就不是好色之徒,春風林那么多鶯鶯燕燕,也沒見祁佑放在眼里。

    其實細細回想一番,沈清婉便知道祁佑的為人,和對她的感情,莫說皇后送去的心腹了,即便是個天仙,祁佑也未必會多看一眼。

    如此這般一想,沈清婉笑了笑,心中已然釋懷了“玉沁原本在母后身邊好好做著大宮女,往后怕是只能在東宮里做個端茶送水的丫頭了,可不是委屈了玉沁。不過母后放心,既然是母后的人,兒臣們一定不會苛待她的。”

    皇后越來越覺得哪里不對勁,自己將玉沁送去祁佑身邊,好歹也是個侍妾,怎么就成了端茶送水的丫頭了。

    只是這會兒皇后覺得沈清婉不是在跟她裝傻,就是在硬撐著面子。

    既然如此,皇后也懶得說破,只等著將來看她笑話。

    說不定這平和的表面下頭,是何等的不安緊張。

    從永和宮里出來,沈清婉依舊是面色如常,等回到了東宮,她卻是一手撐頭,靠在了那里。

    春蘭見狀,走上前去為她揉著額角“可是皇后與太子妃說了什么,您看著臉色不大好。”

    沈清婉輕輕嘆了一口氣,其實早就知道會有今日,既然做了太子妃,這等為難也不可能只來自于皇后,更是天下人都看著。

    而在成親之前,沈清婉也與祁佑說了,二人既是為了同一個將來努力著,那么這其中的一切,自然不是祁佑一個人承擔。

    他在外面辛苦打拼,身為妻子,沈清婉自然不會讓他顧此失彼。

    一個玉沁算什么,只怕如皇后所說,往后有的是人往東宮里塞。

    沈清婉能做的,便是替祁佑管好這個后院,再有,便是對祁佑百分百的信任了。

    “替我拿筆墨來。”思及此,沈清婉開口吩咐道。

    春蘭一愣“太子妃您要筆墨做什么?”

    沈清婉輕聲答道“給殿下寫信。”

    春蘭眨了眨眼,忙應下去拿了。

    對著雪白嵌金的信紙,沈清婉卻是不知該從何寫起。

    她又想叮囑什么,又覺得自己寫了便是不信他。

    猶豫再三,沈清婉動筆,只是輕描淡寫地告知祁佑,皇后派了玉沁前去,以及有給他納側妃的念頭。

    罷了,沈清婉將書信合上,封了口。

    春蘭在邊上等著,沈清婉看了她一眼,將信交給了她“把信給勝邪,讓勝邪用最快的方法交給殿下。”

    “是,”春蘭行了一禮道,“勝邪先前說了,殿下留了好些暗衛在京里,想來送個信定是有人能做的。”

    沈清婉點了點頭,又撐著頭開始閉目養神了“你去吧,我打個盹兒。”

    春蘭不安地看了一眼沈清婉,轉身便去找勝邪了。

    祁佑的暗衛各個輕功了得,沈清婉的信追上祁佑的時候,玉沁還遠遠沒到他身邊呢。

    才離京不久,就收到了沈清婉的來信,祁佑臉上的笑藏都藏不住。

    從前沈清婉可沒有這么粘自己啊,莫不是有了身孕的緣故。

    祁佑正美滋滋地想著呢,打開信一看,卻是當頭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臉頓時就拉下來了。

    沈清婉的信再簡單不過,僅僅只是告訴他皇后派來了玉沁,再順口提了句準備給他納側妃。

    簡單歸簡單,沈清婉言語之中,卻是毫無情緒可言的。

    祁佑知道,沈清婉肯定心里不痛快,可是就為了讓自己放心,硬是忍著,一句叮囑都沒有。

    祁佑深深吸了一口氣,原本分隔兩地,已經是兩心牽掛了,皇后如此這般,無非是為了動搖他們二人的關系罷了。

    只是難為了沈清婉,身在京城亂局之中,懷著孩子,還要操心這些。

    祁佑想了想,吩咐手下人準備了筆墨,當即便給沈清婉回了信。

    “將這信送到太子妃手里,”祁佑對著來送信的魚腸吩咐道,“越快越好。”

    倒不是有什么要緊事,只是想讓她早些安心。

    “是。”魚腸抱拳應下,轉身就走了。

    看著魚腸遠去的背影,祁佑嘆了一口氣。

    總有些顧不到的地方,唯有堅守此心,和做到能做的一切。

    婉兒,等我回來。

    京城,數日后,沈清婉剛從皇后宮里請安出來,才回到東宮,便有宮女送上了祁佑的回信。

    沈清婉一愣,倒是沒想到,這么快就收到回信了。

    這封信拿在手里,明明只有兩張雪紙的重量,此刻卻是沉得很。

    沈清婉只覺得心口撲通直跳,腳下更是灌了鉛一般。

    一行人將她扶到了宮中,所有人都退下了,沈清婉這才打開了信。

    祁佑先是寥寥幾筆,讓她放心,他會提防玉沁,不會讓皇后的人近身。

    隨后還是叮囑沈清婉千萬保重自己,他一定歸心似箭,早些辦完事兒就回來。

    末了,祁佑說道,以免相思之苦無所寄托,他每日再忙,也一定會抽出時間給沈清婉寫信,每日一封,絕不間斷。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卿如春風來》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卿如春風來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竞猜篮球比分直播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