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香煎河豚肝 (2/2)

    這樣就算完了?

    蔡重九很想站起身仔細觀看,想想自己的主評委身份,最終只能暗嘆一聲,又坐了回去。

    老頭兒的好奇心現在比三歲頑童還要旺盛。

    因為年老眼花,他可不比犬養靜齋看得清楚,只是見周棟埋頭在水臺里迅速操作了一番,

    這也就罷了,這小子還招上來那對蘇家活寶,扛起個大盆對著河豚肝就是嘩啦啦的一通沖洗。

    這樣做出的河豚魚肝,能吃麼?

    蔡重九認為自己是顆能活一百五十歲的長壽種子,可不想因為一道美食過早的‘夭折’。

    犬養靜齋看了看時間,這才過去了十幾分鐘而已,自己的河豚肝還要泡制許久,人家卻已經準備要下鍋了?

    此刻他心中無比緊張,若周棟不借外力藥物就能去除河豚肝中的劇毒,那也不用比了,傻子都知道中藥汁泡過的河豚肝是什么成色,又如何比得過新鮮貨色?

    “取平底煎鍋,不要給我那種不粘鍋,就要鐵制的,放幾片肥豚肉進去,煉些豚油出來,等熟鍋后倒掉,再重新煉制。

    還有,廚區備用的紅酒雖然是ao級別的,出品的酒莊卻最多只是二級,

    見文你去問問組委會負責提供食材的人,有沒有頂級的拉菲?

    別拿82年的拉菲來搪塞我!

    那可不是評分最高、口味最純正的頂級拉菲,根本就配不上這塊河豚肝!”

    周棟一面將河豚肝拿在手中細細沖洗,不惜耗費大量贊賞值施展傳說級洗菜技能,為其提升著品質,一面對呂綠馨她們發出指示。

    這可不是他故意顯擺主廚的身份,

    河豚肝可說是‘成也毒血、敗也毒血’,如今肝中毒血放盡,如果沒有傳說級洗菜技能維持著,只要稍稍離開他的手,品質就會立即下降,他是絕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的。

    他準備做的是‘紅酒香煎豚肝’,做法與‘紅酒鵝肝’差不多。

    為此周棟昨天可是做足了準備工作,硬是拉上懷良人去了香江的一家法餐廳,逼著老懷親自下廚做了這道菜。

    被臨時拉壯丁的懷良人不僅沒有不滿,相反還非常得意,

    老周果然還是識貨的,輕易不吃西餐,吃就必須吃我這個天才的出品,真是太開心了!

    這位連跨國集團總裁都不愛搭理的米其林三星大廚硬是為周棟系上了圍裙,證明自己是個‘出得廳堂、入得廚房’的優質青年。

    可到了最后問周棟味道如何,好懸沒把他給氣昏過去。

    “還行,如果改良一下就更好了,嗯,就湊合著吃吧”

    “你妹的湊合著吃啊,姓周的你給我說清楚!”

    當晚懷大廚就失眠了,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琢磨,這家伙說的莫非是真話?

    或許我這道‘紅酒香煎鵝肝’真有可以改良之處?

    卻哪里知道周棟所說的改良,是針對‘紅酒香煎豚肝’而言,比起鵝肝,河豚肝更是細嫩無比,火候掌握方面自然有所不同。

    ‘河豚圣手’作為單項高技,本來是無法在造化廚房中進行練習的,不過練習、改良煎鵝肝卻不會引發系統的邏輯悖論,周棟昨晚可是在造化廚房中苦練了‘七個月’,如今不僅處理鵝肝是頂級水平,處理起河豚肝來也是得心應手。

    比起用白葡萄酒,用紅酒制作河豚肝對酒的品質要求更高,所以周棟才會說出82年的拉菲都配不上這塊河豚肝的‘狂言’。

    其實這就是矯情,無論是廚藝到了他這種程度、還是會吃到了一定程度,都免不了會變得矯情挑剔,成為廚師們眼中最可恨的人!

    “82年的拉菲?”

    美女主持先是聽的滿眼都是小星星,等聽到周棟連82年拉菲都瞧不上了,頓時芳心更許,看看人家帥哥廚師,什么是品味?這就是!

    “周周選手,82年的拉菲都不行啊,那您想要什么年份的?”

    “哦,這個麼”

    周棟示意呂綠馨先暫時停下來:“拉菲中綜合水準最高、評分最高的其實不是82年的拉菲。

    沉放在橡木桶中,一睡就是半個世紀的59年拉菲才是最頂級的,當然這種珍品估計你們也沒有,那就2016年的拉菲吧,它其實比82年拉菲的品質更好,而且更便宜些。”

    82年拉菲名氣很大、價格昂貴,其實在拉菲中的評分并非最高,至少有十個年份的拉菲都要強于它,其中又以59年和2016年的拉菲評分最高,分列一二名。

    “16年的?聽起來應該不貴,不過,我們并沒有準備這個年份的拉菲啊。”

    美女主持從耳麥中得到了組委會有關人員的回答,替周棟感到非常遺憾,帥哥廚師這么有品位,真是被這屆組委會給拖累了!

    “老周,沒看出來你是越來越矯情了啊,弄個河豚肝而已,居然還要16年甚至是59年的拉菲?

    行,算你有品位,也有運氣。”

    懷良人笑著從觀眾席上站起來,手中托著一瓶紅酒:“要說這16年的拉菲也確實不錯,可它還是配不上你周大廚的身份啊。

    我手中這瓶就是59年的拉菲,存世已經不多,在英國最頂級的拍賣行曾經拍到過三萬英鎊!

    本來呢,我是想用它慶祝你勝利進入決賽的,現在給你當輔料用,倒是剛好。”

    周棟一笑:“老懷,客氣了,這酒可不便宜啊。”

    “哈哈,錢算什么?

    關鍵是這種等級的好酒,必須遇到懂酒的人才值得打開,你這家伙還算不錯,勉勉強強符合我的要求。”

    懷良人得意笑道:“不過我可有個條件,組委會必須同意我做你的試毒人,否則還是讓他們去找拉菲吧”

    “要做我的試毒人,就不怕被毒死?”

    “不怕!我最怕是吃不到59年拉菲和頂級野生河豚肝做成的美食,那才叫死不瞑目。”

    “懷大廚,你的意思是要搶我的東西了?”

    呂綠馨很是不滿地盯著懷良人,這道河豚料理可是只有嬰兒拳頭大小,評委席上三十雙眼睛都盯著呢,現在連姓懷的都要插一腳,自己豈不是連試吃的機會都沒了?

    這不能忍啊!

    懷良人也不理她,在美食面前可沒有女士優先的說法,周棟用這等頂級食材和美酒做出的‘紅酒香煎河豚肝’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可遇不可求的絕世美食,這要是錯過了,他會后悔一輩子!

    為了這一小口河豚肝,自命紳士的他可以跟呂綠馨這個‘弱女子’打一架

    沒等懷良人走上賽臺,組委會已經同意了他的條件,周棟和懷良人兩大廚界天才一個做一個嘗,本來還有些擔心的‘安人員’們此刻已經完放下心來。

    周棟接過懷良人手中的59年拉菲,微笑道:“呵呵,好東西啊,那就多謝了,

    呂砧頭,起鍋,煉油!”

    呂綠馨也是老手,迅速加熱了平底煎鍋,倒入小半杯純凈水和周棟之前留好的豚肥,開始熬煉豚油。

    這可是用頂級野生河豚的魚膘煉油,若非這條河豚魚正在孕期,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隨著豚肥在鍋中漸漸化開,頓時一股奇香彌漫開來,

    無數評委和選手,只覺仿佛有一只由香氣組成的無形大手,正在從頭到腳、緩緩撫·摸、慰·藉著他們。

    好感動啊。

    好饞哦。

    這么小的一塊河豚肝,到時候我能分到多少啊?

    評委們彼此相顧,只覺身邊同伴從沒有這么可惡過,怎么看就怎么來氣!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我是勤行第一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我是勤行第一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竞猜篮球比分直播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