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吃飯時必看

類別:歷史軍事 作者:唐四方 書名:北平說書人
    還是那句話,民國時期北京的市政建設是很落后的,自來水基本沒有,下水道也基本沒有,連公廁建設都很一般。

    這年頭晚上睡覺,小便是在屋子里面解的,房里一般都有尿壺。大號是沒有人在家里解決的,除非是病人沒辦法,很臭的,當時的人接受不了。

    但是大家在院子里面會放一個馬桶,建一個小小的茅房。在一般的人家里面,這個小小的茅房是給女眷專用的,尤其是雜院里面,人多戶多,男女共用一個茅房是很犯忌諱的,大半夜的傳出去很不好聽。

    男人們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把院子里的茅房讓給女眷用,自己要解大號的話,可以去胡同里解決,基本上胡同角落處會有茅廁。就是用磚頭稍微壘一下,做半人高的樣子,然后在地上挖一個洞出來,往里面埋一個壇子進去,然后在壇子兩邊放兩塊磚頭,就在這種地方解決,這就是茅房了。

    除了茅房,路邊上其實也是遍地黃金。而且這種茅房是私人糞場主弄的,跟公家沒什么關系,這種茅房是沒有頂的,人家在外面也能看見你如廁的美妙畫面。尤其是下雨或者下雪天,那就撐著傘來吧。

    那么說家家戶戶都有糞便,這要怎么處理呢,這就又衍生出來一個職業了,叫做收糞工。

    每天早上會有糞工推著車來各家各戶收糞,還有去茅房把糞便掏出來倒到自己的大桶里面。收糞,主人家是不用給錢的,把糞便給人家就好了。除非是很惡劣的天氣,可以給人家兩個銅板當賞錢。

    他們有自己的盈利模式,他們把糞便收走之后,會運到糞場子曬糞。現在的糞場子是關廂一帶,天壇東側左安門內也有幾個。掏糞工把糞便收走之后,會運到糞場子里面攤開,曬干,那畫面,那氣味,絕了。

    等曬干之后,他們會賣到鄉下,給鄉下老趕們種地當肥料用,這就是他們的盈利來源了。

    掏糞是政府承認的工作,掏糞也有糞道,基本上是一條胡同或者幾條胡同作為一個糞道,包給一個糞場主,讓他負責建造公共茅廁,并且負責掏糞。這是不允許別人來掏的,別人一旦偷摸過來撿糞,或者收糞,那就當做偷糞論處,這是要報警的,很嚴重的喂。

    所以老北京城的清晨同時飄蕩著甜水的清香和糞便的惡臭味,可惜,此香比不過此臭。其實大家都不待見收糞的,但是沒辦法,生活離不開呀。

    舊社會年間流氓橫行,有水霸還有糞霸,真遇上糞霸了,不允許你上公共茅房,不收你家的糞,那日子可就難過了。

    一間茅房的經營權一般只歸一個糞場主,整個北京城只有一家是例外的。那就是位于前門大街路東,后門在大將家胡同上的一個茅房。這家茅房名字叫做二本堂,人家是有名字的,這算是民國時期的五星級茅房了。

    剛才說了所有的茅房都是沒有屋頂的,就這家有頂蓋,而且門楣上還用正楷恭恭敬敬寫了二本堂三個字。清末民初的時候,這個茅房因為產出很大,而且質量很好,所以當時有兩家糞場子搶這家茅房的掏糞權,后來經過調解決定歸兩家共有,所以這叫二本堂。

    值得一提的是做糞場生意的也都是山東人,所以山東人是很能吃苦的也很會做生意的,八大堂八大樓等高端餐飲業都是他們山東人在做,八大祥綢緞莊也是他們山東人在做,就連井窩子送水和糞道收糞他們也肯做,可不容易。

    老北京的掏糞是挺有意思的,趕明兒等吃飯的時候我再跟你們細說。

    再說這呂杰誠把馬桶拎出去倒了,拿回來之后就舀水沖洗起來了。他們這家四合院還好,沒有女眷,所以院子里面的茅房都是他們這些大老爺們在用,不用去外面撐傘解決。

    這四合院里就他們倆是小孩子,其實高杰義也不小了,但是因為說評書這行當比較特殊,基本上都得二十歲左右才能出師。因為評書最重要的是一個評字,得評論人情世故,甚至指點江山,或者結合當下評論社會民俗甚至政治。

    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孩子,誰聽你說這個啊,沒人會信服的。這跟唱大鼓書或者快板書不一樣,他們那個說書講究的是唱,小孩子唱功好,模樣可愛,觀眾就喜歡聽,就愿意捧。

    可說評書的,你不成年了不會讓你出師的,高杰義都二十了也沒讓他出師,就是因為這個,當然更大原因是因為他之前太老實木訥了,說不了書。

    所以他現在還是學徒,只能凄慘地跟著呂杰誠一塊兒沏茶倒水刷馬桶,之前的高杰義還經常刷一下馬桶,現在,打死他都不肯干了,所以只能輪到呂杰誠一個人悲催了。

    高杰義見水開了就把銅壺提起來給他師父先沏上一杯茶,然后找了個陶鍋,洗了點小米,把小米粥坐在火爐子上,他師父早上吃的清淡,就愛喝點小米粥。

    弄完了之后,高杰義看著口水都掉在地上的小屁孩呂杰誠,露出了充滿友愛的笑容:“小橙子呀,餓了嗎?”

    呂杰誠用力點頭。

    高杰義又問:“想出去吃早點嘛。”

    呂杰誠點頭都點出殘影來了,那叫一個快呀。

    高杰義拋著手上的大洋:“想天天出去吃早點嗎?”

    呂杰誠很上路,立刻拍著胸脯道:“只要能天天吃好吃的,馬桶就全都包給我來刷。要是天天都有爛肉面吃,水也包我來打,煤球爐子我也負責燒了。就算這破爐子黑煙重,我也不怕熏。馬上就冬天了,晚上滅爐子的活兒我也干了。就是這個破爐子,又不能放在房里,晚上房里凍得跟冰窖似的,要是這個爐子的煤氣不往房間里面冒就好了,要是能排出去就好了。”

    高杰義頓時心中微微一動。

    呂杰誠說完之后,眼巴巴看著高杰義遲疑道:“還有就是”

    高杰義問道:“就是什么?”

    呂杰誠弱弱問道:“就是師哥你有那么些錢嗎?”

    高杰義指了指煤球爐子,笑著說道:“原本是沒有的,但是你張嘴提出了金點子,我就有了。”

    “啊?”呂杰誠一愣。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北平說書人》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北平說書人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竞猜篮球比分直播360